堅持

大陸法輪大法弟子家屬 / 2016年11月18日

我是億萬個法輪大法弟子家屬中的一個。從一九九九年法輪大法遭受迫害開始至今,儘管我不是大法弟子,卻也經歷了被強行帶走、被騷擾、被迫流離失所,生活的艱辛和魔煉,使我變得成熟,走過的路讓我變得睿智,歲月的沉澱讓我變得冷靜。我也給大家簡單說說我的故事吧!

妻子因為修煉法輪功被拘留過,被勞教過,被傳喚過,那時的我每天都活在恐怖的氣氛裏,給妻子打電話,她幾次不接,我就嚇得趕緊回家收拾東西,把大法的書籍藏起來。

一次妻子講真相被非法抓捕,當地幾百位法輪大法弟子陪伴我去公安局要個說法,要求他們無條件放妻子回家。人群中都是些陌生的面孔,有的還領著孩子,有的走到我面前對我豎起大拇指說:「你是好樣的!」那一刻我感到心裏暖暖的,心想大法弟子真的是很偉大,為了我家裏的事,都能不顧自身的安危,陪著我到公檢法去申訴。記得有個大法弟子對我說:「你別看現在很艱難,但是將來有一天你一定會感覺很榮耀。」我心裏說:你快拉倒吧,別忽悠我了,我現在死的心都有了。不是嗎?全家的生活、我的工作、孩子、老人……無形的壓力,太多的事情都無法面對。自己整夜的失眠、胸疼、上不來氣,每當要面對這些警察的時候,我都緊張的要去衛生間,那種緊張,那種恐怖難以描述。

記得一次我在師尊的法像前,默默祈禱:我甚麼也不要,就要妻子平平安安的回來。

可是,妻子,我還是沒要回來。

在這漫長的煎熬中我變得堅強,變得沉穩。當妻子一年後平安的回來後,我卻大病一場,但每天都懸著的心終於可以放下了,終於可以踏實的睡個覺了。

經過幾個月的調整,我決定回報那些幫助過我的大法弟子,只要是他們找到我,不管多晚,無論寒暑,就連除夕也不例外,我都有求必應。記得有一次和幾個律師一路同行,當他們知道我不是大法弟子的時候就問我:「你為了甚麼?你圖甚麼?你不害怕嗎?」我說:「我甚麼也不為,只為了回報那些幫助過我的人。再有,你們律師為了大法弟子冒著生命危險為他們辯護,為他們的自由奔走,在你們身上我看到了希望,你們都不怕,我怕甚麼?我能為你們服務那是我的榮幸。」話語不長但是打動了他們。他們說全國每一個省能有一個像你這樣的家屬,能像你這樣的配合我們,那我們可樂壞了。他們送了我一個稱號叫:「全國大法弟子家屬第一人」。

這一路下來他們不再叫我的名字,而是稱呼我為兄弟,每到一處都讓我坐在他們的身邊。就在那一刻我真的是感覺到了很榮耀。

有一個很知名的律師聽說了我的事,還特意說如果有機會一定要見見我,我說我太平常了,這些事,只要是一個有良知的人都能做到。

一次我開車和幾個大法弟子去外地,到了以後我就想找個便宜的旅店睡一覺。轉了一圈找到一個最便宜的,接待我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智力好像還有點問題,說話也不太流利。當他看到我的時候卻笑的特別的燦爛,還告訴我,如果被子薄就給我拿個厚的,還告訴我電視的遙控器就在床頭櫃上,我笑著說我就想睡一覺。我只睡了兩個小時,當我下來的時候他依然笑得很燦爛,告訴我說:「你的車沒人動,我給你看著呢!」那一刻我愣住了,心裏的那種溫暖無法言表。回來的路上我和大家說起這個事,他們說,師父看你太辛苦了,起早貪黑的,你照顧我們,那也得有人照顧你啊。

在我周邊有一個很偏遠的小村莊,村子裏只有一個大法弟子。所以每當他有事的時候都是我主動去幫他,因村子太偏僻了,坐火車一個往返就得一天的時間。他家裏很貧困,每次我去他還都要給我拿路費,我每次都拒絕。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一個短信,說有人給我交了五十元的電話費,這時候他就打來電話說他在縣裏,來買點東西。村子裏不能繳電話費,到了縣裏就給我繳了點電話費。掛斷電話,我眼淚下來了……

可能每個人對感動的感悟不一樣吧,但是我覺得這份禮物真的是千斤重。

還有一次去外地,我在一個旅遊區拍照片,在問路的時候過來一個老大爺,年齡能在八十多歲,臉上透出了幾分的精神,聊天的時候他說我們這裏有個怪事,不知道你聽說了沒有?我好奇的問:甚麼事啊?大爺說,老百姓都在傳著看一本書,叫《九評共產黨》。我說我看過啊,說得多對啊!這時候圍過來好幾個人,七嘴八舌的說:這是法輪功的書,小伙子你可不能信啊!我問:為甚麼不能信啊?其中一個老人說我:你吃著共產黨的,拿著共產黨的,還說黨壞話,這能對嗎?!

我說:「大爺啊,你不工作,哪來的吃的?咱們家裏的錢是用咱們自己的雙手勞動換來的。別的我不知道,我就知道我要是在家躺一天,就要扣我的工資,績效扣光,我只知道信良心。」後來就變成我和那個八十來歲的老大爺倆人相互配合講真相。周圍的人聽到我們所講的,不再質疑,反倒點頭稱是。那個說我吃共產黨的老人當時就懵了,愣了……

我要走了,我手裏沒甚麼能給那位老大爺的,就拿來一瓶水,很真誠的遞給老人,然後帶著笑容走了。

那一次讓我感覺到我和老大爺配合的那麼自然,恰到好處,很舒服。愉悅的心情無以言表。

一次和幾個大法弟子去營救被警察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走之前還好好的,在去的路上突然間發起高燒,燒的直打冷戰,已經進入昏睡的地步。等到了地方以後感覺好多了。由於極其特殊的原因,看守所四週全部警戒,還沒等到我們下車就有警察走過來了,我馬上下車,給其他的大法弟子使了一個眼色,就很自然的說你們先走吧,他們有一個想和我一起下車,我瞪了他一眼,他們沒有反駁就開車離開了。

幾個警察把我圍住開始對我進行盤問,我說明來意,有個當官的過來叫人把我拉到一個警車上,說讓我在那等著。在車上他們就開始對我進行詢問,當時的氣氛很緊張,彷彿空氣都凝固了。過了好半天那人回來了,說我找的人不在這裏。我勉強的裝著鎮定,和他們爭辯著,那人態度很堅持,說告訴你找的人不在這裏就是不在這裏,你走吧!我只好離開了。

由於那裏地處偏僻,根本就沒有車,只能走路。走出一段路以後我發現後邊很遠的地方有一輛車不緊不慢的跟著我。我立即電話聯繫其他學員,讓他們趕快離開這裏,甚麼事先由我一個人頂著。

走了半個多小時才看到了公交車站。我走進一個大型商場,轉來轉去,又在衛生間待了半天。感覺沒事了,才一個人離開。後來發現由於當時太緊張了,身上的衣服都濕透了,身上的肌肉都酸疼。

到家以後和妻子聊起當天的經歷,我說等到將來圓滿的時候回到自己的世界,如果你的眾生問起你人世間的經歷,我猜想你說不出多少,但是我說個三天三夜都不帶重樣的。

有一回也是和一個大法弟子出去,由於回來的時間很晚,他就說謝謝你,你辛苦了。我只說了一句話:「我願意用我這輩子所有的辛苦換來你們的平平安安,這是我的真心話!」

這麼多年來有過恐懼,有過心酸,多少次面對危險的時候都想,就這一回,下次不再幫她們了。但是帶給我更多的是大法弟子的感動。

寫出我的故事,只是想能讓更多的大法弟子家人也能像我一樣,能站出來,伸出援手:他們太需要我們的支持了!其實我也不知道將來還要走多久,也不知道還要面對多少的艱難險阻,但是我會一直走下去。人一輩子不長,好好的把握自己,別再麻木,別再冷漠,讓我們一起迎接自由的明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