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龙井市优秀公务员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 /2010925

吉林省龙井市优秀公务员、法轮功学员蔡福臣,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被公主岭监狱迫害致死,年四十多岁。

蔡福臣先生原是吉林省龙井市税务局的一名优秀公务员。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他长期遭受非法囚禁。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六日,蔡福臣被延吉市依兰派出所绑架,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十年,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

狱方承认一直在做“转化”,致死原因待查

蔡福臣先生在被迫害致死前,多次被狱方关进小号实施强行“转化”(即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公主岭监狱的多个刑事犯在狱警指使下不分昼夜地包夹蔡福臣,包括上厕所等一切日常生活都被多个包夹监视着,也不允许他与别人接触。白天强逼蔡福臣出去干活,蔡福臣不配合,不参加强迫劳动,被多个包夹强行抬到工地上。在狱中,蔡福臣被迫害得身体很虚弱,整个面部都已经脱相,狱警依然对蔡福臣进行着残酷的“转化”迫害。

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蔡福臣因写申诉书,被狱警关在一密室里迫害,恶警把他绑在床上吊起来,不让他睡觉,用电棍电脖子、下肢等部位,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强行“转化”不成,就不了了之,六月五日才放出密室。

二零一零年九月初,蔡福臣最后一次和家里人通电话,家人问他现在好不好,他说不好,事隔四天,他就被迫害致死。

狱警通知家属的时候只说他跳楼在抢救,多次电话都不说实话,还欺骗家属问有几个人来,他们好安排食宿,去车接站。结果是九月十六日家属到站后,给狱警打电话,说家里人来了,过来接吧,对方又改口说没到上班时间,到时间后你们自己过来吧。八点上班,家属去了监狱,他们安排了检察院还有其他相关人员,他们和家属讲,最近一直在“转化”蔡福臣,但蔡福臣怎么也不转化,蔡福臣还说到最后也不转化,然后就从二楼跑到三楼跳楼了。

家属质问他们,为什么电话里不说?你们难道连一个人都看不住吗?他们无语,然后还狡辩,说电话已经通知说人死了。家属对他们说:人来的时候是好好的,现在人没了,一切责任都是你们的。狱方要求家属签字做尸检,家属告诉他们事情没调查清楚,不同意,他们就说如果家属不到场或拒绝签字,他们自己可以强行尸检,家属也告诉他们,如果强行尸检,一切后果由他们负责,现在家属正在找律师,或者通过媒体,把真相公布天下,曝光邪恶,还法轮功学员公道!

公主岭监狱相关狱警电话:158444380081359668338713620774639

优秀公务员生前屡遭迫害,家破人亡

蔡福臣先生原为吉林省龙井市税务局优秀公务员,汉族。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蔡福臣为了向当政者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而进京上访遭到绑架,后被关押在龙井市看守所一个月。从此以后,蔡福臣被龙井市税务局停职、停薪。

二零零零年三月,蔡福臣早晨出去炼功时被龙井市龙门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后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延边劳教所。与此同时,蔡福臣被单位非法开除公职。

二零零一年二月,蔡福臣在劳教所期间,吉林省政法委副书记在延吉市“六一零”(专司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副主任胡晓燕等人的陪同下视察延边劳教所。在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受到千古奇冤的情况下,蔡福臣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借着这个机会站起来说一声“法轮大法好”。结果延边劳教所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教育科科长李文彬和恶警们恼羞成怒,他们把蔡福臣关进小号迫害长达一个多月。后蔡福臣被转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分到一大队。在寒冷的冬天他被强迫进行劳动。

历经两年多的迫害后,二零零二年三月,蔡福臣被释放。但他的生活也从此不得安宁。回家后,龙井市政府的官员们仍然变着招对蔡福臣一家人进行迫害。龙井市政法委、政保科、龙门派出所、街道办事处的人员不时的闯进蔡福臣的家中骚扰,进出他家如入无人之境,使他一家人不得安宁。

一天半夜,一帮恶警气势汹汹大吵大嚷地敲蔡福臣家门。邻居们都被吵醒了。正在熟睡中的蔡福臣十岁左右的儿子被突如其来的砸门声和吵闹声吓的直哆嗦。从此以后孩子不敢一个人在家。恶警们的暴行对正在成长的幼小心灵造成极大的伤害。

二零零二年十月,龙井市政法委指使龙门派出所派耿立权带着几个恶警又一次把蔡福臣绑架到龙井市火车站旅社的洗脑班。蔡福臣等多名同修以绝食来反迫害,绝食七天后龙井市政保科的恶警把蔡福臣等人转到龙井市拘留所,一个月后才释放。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六日,蔡福臣与其他几位同修在资料点被延吉市依兰派出所绑架,被绑架的当晚他的双腿被打成重伤无法行走。

二零零四年十月,蔡福臣瘫痪的老父亲听到儿子在延吉市看守所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勉强支撑着来到延边州信访局要人,遭到了无理的拒绝。老人不但没见到儿子,还被当地的恶人送到龙井市派出所。二零零五年,年迈的父亲经受不住这种打击,终于撒手人寰。到离世也没能见到蔡福臣最后一面。

二零零五年八月,蔡福臣在被非法关押长达一年三个月之后,被吉林省延吉市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并被立即转移到吉林省公主岭市监狱。

二零零五年末,蔡福臣妻子张艳红也被迫流离失所。蔡福臣的幼小的儿子只好到亲戚家居住。龙井市的恶警为了抓捕张艳红,连蔡福臣幼小的孩子也不放过,每天跟踪他上学、放学。孩子无法承受这样的监控和精神打击,无法上学。蔡福臣的儿子失去了读书的权利,没有了父母亲的关爱,身心受到严重的创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