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热报艾未未假释 从小监狱换大监狱

李晓宇 / 2011623

中国知名艺术家、维权活动家艾未未,本周三深夜在事先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被假释回家。 海外各主流媒体都在头版位置跟踪报导,并发表评论。不过,他在家继续受到官方的软禁监控,并不能对外界说话。有评论认为,艾未未是从小监狱被换到了大监狱

4名工作人员3人仍被关押

法新社和美联社均报导说,艾未未工作室的4名工作人员3人尚在关押之中,只有曾经是他司机的侄子张劲松获释。艾未未母亲告诉法新社说,张劲松精神状态还可以,但瘦了9公斤。另外三人——设计师刘正刚、工作室员工文涛和女会计胡明芬尚无任何消息。

抓放皆因政治 麻烦远没结束

德 国之声报导,一些国际人权组织认为,艾未未获释的时间选择在温家宝访问欧洲,以及美中战略对话举行前夕,是为了减少国际社会对中共当局的压力,创造更好的 对话环境。周六,中美将在夏威夷在战略对话的框架下举行首次亚太事务磋商。温家宝本周五(624日)启程前往英国、德国和匈牙利访问。

纽 约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的中国问题研究员尼古拉斯贝克林(Nicholas Bequelin)就艾未未被当局释放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表示:“他之前被拘禁是政治,他如今被释放是政治,这个结局来自于巨大的国内和国际社会所发出的 强烈抗议,迫使(中共)政府走到这一步,我认为北京(当局)已经意识到了,拘押中国最有名的艺术家对所导致的影响有多大的破坏力。”

大赦国际指出,自今年2月以来,中共当局出于对中东“茉莉花民主运动”的恐惧,拘禁了130多位人权活动人士、律师、博主及推友,艾未未则是其中之一。目前仍有10多位被中共当局正式逮捕,多人处于失踪状态。但在英国和德国,艺术家群体联系紧密并具有较大的公众影响力。

记者无疆界组织也认为,艾未未获释并不意味着他遇到的问题结束了,该组织担心当局会利用一切可能的司法手段,给他扣上经济犯罪的罪名。

大赦国际的亚洲事务专家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表示,释放艾未未只是北京为了平息各方的批评而采取的遮掩手段。她说,当局拘捕艾未未是有政治目的的,释放他也是出于政治动机,因 为在国际社会的广泛压力下,权衡利弊后中共发现,拘押艾未未成本太高,已经得不偿失。

大陆还有一种说法认为,“因为快要到71日建党90周年,香港可能会有一些游行。这也许是平息民众不满的一个方式。”

艾未未获释与温家宝欧洲之行

几 乎就在艾未未被释放的同时,中共总理温家宝抵达欧洲。英国《卫报》22日发表沃克的文章“艾未未被释放与中共总理欧洲之行”“无关”指出,英国外交部曾就 艾未未一事一再向中共当局施压,艾被释放的时机选择得很好,但对英国或德国,匈牙利或是其它此行访问的国家来说,“作为缓和愤怒或失望情绪的小礼物,有效 性似乎是极其不可能的。”文章表示,中共此举,虽令唐宁街会谈少了一个棘手的话题,但几乎肯定的是,英国首相卡梅隆仍会提出中共当局最近严厉打压众多异议 人士以及更多人权方面的问题。

不叩头不恐惧继续向中共施压

英国《电讯报》记者福斯特(彼得福斯特)在题为“艾 未未被释显示了公众压力的力量”一文中明确指出:“只有不断向(中共当局)在这些问题上施压,只有通过不叩头或不表示恐惧,我们才能令中国(共)自己得出 结果,那就是不断将像艾未未这样的人士关进监狱,可能招来的是更多的麻烦。”

大赦国际在22日“中国(共)政府以释放艾未未来试图转移舆论批评”的文章中,呼吁国际社会“绝不能因此而减弱”对中共当局关押其他活动人士的强烈抗议,并公开要求中共当局立即释放仍被非法关押的艾未未的工作人员。

中共当局拘禁艾未未属违法

大赦国际亚洲区副主任巴伯(凯瑟琳巴伯)在22日的声明中指出,艾未未没有被指控却长期遭拘禁实际违反了中国的司法程序。大赦国际香港发言人茅根表示:“艾未未不应该被取保候审,或是以另外一种形式被关押在家里,他应该获得完全的自由。”

同日,欧洲议会主席布泽克对中共当局提出批评,强调艾未未被捕是没有理由的,也是令人无法接受的,他认为,这是中共当局最近对人权活动人士和异见人士进行全面镇压最典型的例子。

德国政府发言人赛伯特(斯特芬塞伯特)公开提出,(中共当局)针对艾未未的经济犯罪指控必须在法制和透明的原则下得到澄清。

便衣监控 艾未未:我很羡慕他们的自由

艾未未在过去的80多天遇到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忽然之间他可以回家?官方称,艾未未接受了“经济犯罪”的指控,这一消息属实吗?艾未未目前不能回答这些问题,除了在取保候审的原因之外,还有大量的便衣仍在监控着他的生活。

被释放不到2天的艾未未对记者表示,自己现在不方面透露更多信息:“我现在不能谈论有关受到指控的任何内容,在'取保候审'的一年里,我都不能离开北京。至于今后,我还没有任何打算。”

他说自己目前很好,只是很向往“自由” 的生活。“我确实是很感激那些几个月来给予我关注的网友和社会各界人士。我也确实很羡慕他们,能够在网上,而我现在是不能在网上的,我是被限制的。”

评论:小监狱换大监狱

由于取保候审期间不能接受采访,艾未未先后用英语和普通话向守候在寓所大楼外的数十位媒体记者,简短的说了几句话表示感谢﹔这些媒体记者也亲眼见证了中共当局如何对公民实施监控。

香 港《动向》杂志主编张伟国:“有一个报导的细节就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有一辆警车,在他(艾未未)家门口停了一下,对着他家的正门口装了一个大的摄像头。中 国实际上监狱里面跟监狱外面,这个区别就是大墙与小墙的一个区别。整个中国是一个大监狱。它(中共)还怕老百姓我们这样讲不够形象,它用它的行动来告诉社 会大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