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2010厦大演讲 学生笑翻

新唐人 / 2011612

大家好。第二次来到厦门,然后这里的空气很好,难怪大家都喜欢散步。

刚才我听邓老师说了一些关于爱国主义的东西,然后我想到了两句话,是之前看到的,那是别人说的不是我说的。第一句话是「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第二句话是「真正的爱国主义就是要保护这个国家,让这个国家不受到任何迫害。」

然后今天我也准备了一些说的内容,我带了一个稿纸。这是为了约束我自己,免得到时候大家受到什么迫害,我怕我满嘴跑火车。

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同学:

大家好,大家知道中国为什么一直成不了一个文化大国吗?因为在我们大部分的讲话的时候,「各位领导」永远是放在第一位的,而各位领导都是没有文化的。不光光是这样,他们还是惧怕文化的、是审查文化的,但是呢他们能能够控制文化。所以说这个国家怎么能够成为文化大国呢?各位领导你们说呢?

其实中国是有成为一个文化大国的潜力的,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我要主编一本杂志到现在都没有出版。然后呢宪法上有规定,每个公民都拥有出版的自由。但是呢我们的王法又有规定,就是呢领导有不让你出版的自由。这个杂志在很多地方在审查上遇到了一些问题:里面有一幅漫画,漫画里是张图,主人公是个男的,他没有穿衣服 ——当然这是不可以的嘛,因为相关的法律法规规定我们不能露出那个阴部在公开的杂志上——但这个我认可,我觉得没有问题。所以我特地把那个杂志特别大的一个logo把它放在不合法的那个部位。突然之间就是出版社和审查人员告诉我们这个不可以,你把这个人的中间这个地方挡住了,这个是在暗喻「党中央」。我的反应和大家一样——我被雷到了。我当时脑子里就在想,朋友,把你这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想象力放在文艺创作上而不是文艺审查上那该有多好。

通过这个故事我想告诉大家其实大家都是很有想象力的。当然想多事情我们只能想,我们不能去做、不能写,甚至很多场合不能说。我们的限制太多了,这是一个限制级的国家。在限制级的国家里怎么可能产生非常丰富的文化呢?我已经算是一个自我限制很少的同志了,但是在我落笔的时候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这个警察不能写、领导不能写、政策不能写、制度不能写、司法不能写、很多历史不能写、西藏不能写、新疆不能写、集会不能写、流行不能写、黄色不能写、封杀不能写、艺术不能写——而高雅我又写不出。我真的写不出那么高雅的东西,我又不是余秋雨。

在网路上发表的一些文章尺度已经比较大了。很多写剧本的朋友,我知道一些写剧本的朋友,像类似宁财神啊写一些话剧,还有一些电影剧本电视剧(的作者),他们非常地痛苦。在这样的一个文化环境下,我一直在想,如何成为一个文化大国?除非全世界只剩下中国、朝鲜还有阿富汗。朝鲜是文化禁地,大家都知道;阿富汗是因为国内的形势还搞不清楚,他们还顾不上文化。但纵然这样,他们都已经有作家写出了《追风筝的人》,当然比较遗憾的是这也不是在阿富汗出版的。我想一旦阿富汗搞清楚了也不是没有可能超过中国。

我们所谓的在国际交流上不能再拿那些四大名著和和孔孟之道,我们知道的,这个就像相亲的时候女方问你有没有钱,你说我的祖宗十八辈很有钱。没用的。这个悲剧的造成和大家没有任何的关系。虽然说通往朝鲜的道路是由每一个沉默的人铺就的。但是一方面我们当然要比朝鲜强很很多,因为大家知道朝鲜是什么样子的。另外一方面呢我相信在座的大家,其实很多人并不沉默——大家只是被和谐了而已。在中国的扫黄史上,可能很多同学——我想大家都知道——毕竟是大学生了——虽然现在的教材上已经没有这些内容了,就是邓丽君和刘文正都是黄色、下流、淫秽的。但是因为听的人多了,他们就变成了黄色、下流,他们就不淫秽了。但是呢到最后全国人民都在听,所以他们就即不黄色,也不下流了。如果我们都能够来反对文化的审查,让我们的屏蔽词里除了反人类的词外不再有其他的词汇,那我们才有可能去创造出一个文化的大国。哪怕在这个过程当中你我的名字都会進入这个屏蔽词库,但是我相信一个屏蔽词库是有它的最大的载重量的——每一个新增加的词汇都是在加速他的灭亡。

所以我希望我们的新闻媒体的从业者、我们的学生老师、每一个文化的从业者、爱好者,包括每一个版主啊,可以努力让我们的屏蔽和审查越来越少。我们的领导们——注意这个领导和大家是分开的——我们的领导们、我们的政()府,可以有足够的自信让文化更加地开放。我知道我们的领导很喜欢向国外输出我们的文化,觉得这个是一个强国的象征,但是你现有的文化我觉得实在是输不出去的。我们在创作作品的时候每一个作者,每一个从业人员,他们在时刻進行着自我的审查。在这样的一个创作环境下,我觉得怎么能产生像样的作品呢?在全世界范围内,你把所有的作品阉割得像新闻联播一样给外国人看,企图输出中国的文化,你当外国人是外星人啊?我觉得中国是不是真正地在经济上崛起了这个要等我们的房地产业崩盘了以后再谈,现在一切都不好说。但是如果一个国家在文化上真正地崛起了那它真是一定是个强国,而且我想应该永远不会有崩盘的危险。

最后说回到我们的屏蔽词库——一个屏蔽词库里面的词越是多,这个国家的文化可能就会越是弱。但我们的政()府会给你很多的解释,他们会告诉你我们这么做是为了保护青少年,是为了社会的稳定。文化是自由的,所以他们有权屏蔽任何危害青少年、破坏社会稳定的资讯和文化。但是如果你认同了,迟早有一天你会发现,你在控诉你的遭遇的时候,他们会将你屏蔽,罪名是破坏社会的稳定。到最后凡是不利于统治阶层的,不利于他们获得利益的言论都是破坏社会的稳定,都是危害青少年。如果我们当时沦为了绿坝花季护航,很快我们就会看到绿坝花甲护航。到那时我们就不光光是看到文化的濒死了。所以同学们,我们不能让这一天的到来。否则在以后,在若干年的以后,在你的孙子的通过卫星接收到的电子课本的历史书上,我们都会是笑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