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前的触目惊心还在继续

许北方 / 2011421

双汇你在黑帮势力的保护下毒害和草菅了多少中国人:

双汇啊!15年后我才终于看到你的良心被道德,良知,正义,天地,世人的谴责而被迫销毁了部份有毒,过期变质的食品,当看到销毁的图片多少人都感到触目惊心,而我作为15年前的一个受害者,一个与你战斗过的小小律师,在你们巨大的势力面前深深体会到以卵击石,蚂蚁被巨人碾踩滋味,今天我再回顾那段被双汇毒害为此战斗的往事,希望能给泯灭道德的人以良心谴责,给那些愚昧麻木的人以警醒。

15年前19954月也是这样一个春天明媚的日子,我小姨子下班后给5岁心爱的宝贝儿子买了一箱“双汇”牌火腿肠,回到家儿子正和邻居几个一样大的孩子玩耍,孩子见到妈妈下班回家自然高兴,扑在妈妈的怀里,妈妈,妈妈的叫个不停,妈妈把买的火腿肠给孩子吃,也同时给了一起玩耍的孩子分享,孩子们高兴的吃着火腿肠继续高兴的玩耍。

晚上玩累的孩子和工作一天的大人也都早早的就休息了,半夜凌晨2点多钟,孩子开始呕吐,抽筋,翻白眼并吐白沫,吓坏了父母,半夜赶紧叫救护车送到了内蒙包头北方医院儿童科进行抢救,这时又有几个孩子也送来抢救,一看都是吃双汇火腿肠的几个孩子,医生很熟练的采取洗胃等医疗措施。

第二天我和我太太都去看望,经过一夜的抢救,这些孩子都已经送到了监护病房,北方医院儿童科在4楼,大约有6个病房,每个病房有10多个床位,每个病房都已经满了生病的孩子。

我为搜集证据,向医生了解这些孩子的情况,医生告诉我大多数都有因为食品中毒,中毒的程度和食品源都不一样,每天都有,我问是否有控告的呢,医生说有,但没有听说能告赢的,医生也很气愤,说这些厂商势力都很大,背后就是党的政府能告赢吗?

“双汇”美味营养火腿肠在电视上天天登上着广告,画面那些家庭孩子都快乐用各种煎,炒,烹炸吃着火腿肠,这就是党的喉舌央视CCTV天天都广告,不知道他们能否体会到这些受他们有毒食品广告宣传影响而被中毒的孩子和家长的痛苦!

能与大名鼎鼎的河南“双汇”打一场官司也是我这个小律师出名的好机会,并且我已经掌握了大量的有关证据,如果依照法律我一定能赢,还能获得一大笔赔偿。

年轻的我信心十足,斗志昂扬,我先后搜集的证据:购买“双汇火腿肠”的发票,商店的证人证言,食品批发公司的证人证言,医生诊断和住院证明。在搜集证据时,证人的给予我大力的支持,但同时他们认为我单纯,根本就白费功夫,不可能告赢。

我拿着中毒家属的集体授权委托书,写了一份起诉状送到了包头市青山区法院立案庭,两周后得到通知不予立案,原因,证据不全,1,需要补充质量监督局的鉴定书,2,需要工商局消费者协会给予调节证明,3,需要卫生局的裁决书。我正要申辩,被头戴大沿帽的法官被撵出了法院。

我走出法院,我抬头看天,长长叹口气,感到很茫然,塔拉下脑袋有些泄气,但一看那些受害家属都在看着我,我鼓起精神,我走向检察院法制科,向检察院提出法院无正当理由不予立案给予立案监督申诉。检察院让我回去等消息,2周过去了,当我前去检察院询问结果,检察院接待人员告诉我,此案不属于检察院受理范围,另找其它部门,我刚要申辩,被穿制服的检察官告知,这是检察院办公地方,不允许大声喧哗和无理取闹,我又被撵了出来。

我看着门前高悬的国徽,无奈的摇摇头,现在就依照法院所说,继续补充法院索要无理的证据。

我去了工商局的消费者协会,提供了所有证据,穿着制服的接待人告诉我等后听结果。

一周后,我去了询问处理结果,被告知这事归卫生防疫部门处理,他们只是一个协调部门,我还是要争辩,被告知如果不满意他们处理的结果可以找上级部门,我问上级部门是哪里?工作人员告知是国务院。我又是无奈的摇摇头走了出来。

我开始去卫生局,卫生局很重视,这个部门的科长亲自认真接待了我,他要我把没有没有吃完的火腿肠给他,他们要做认真的化验,并把那些原始证据提供给他们,我交给他们后要求留下拿到我原始证据的签字,科长告诉我,这个签字有他们局长负责,让我先等等,可是我这一等就在也没有了消息。

我很气愤以后就天天去卫生局,同时我还保留了一些孩子们在医院呕吐的食物证据,我又去了质量监督局,办事人员告诉我,这里只负责单位的鉴定,必须提供单位的介绍信和证明和一笔非常高昂的鉴定费。

看样这都是故意设定的圈套,叫你根本就无法控告啊!怪不得医生说那么多人中毒就没有一个人能告赢的。

但我还是不死心,每天去找他们,也同时到市政府各个部门发控告信,有一天卫生局给我打电话通知我去一趟,我去了后,检查科的科长接待了我,说经过和厂家协商可以给我3仟元,也就只给我一人,别人就不管了,我不同意,但我小姨子为这事已经奔波的筋疲力尽了,很高兴的就同意了。

为了留下这些部门的丑陋,我特意4百多元买了一台微型录音机,我们在到卫生局取钱时与科长的对话进行了全部录音,科长长的矮胖,带个深度的眼镜,见到我,哈哈一笑,说你很幸运,是第一个能拿到3仟元的赔偿人,我说那其他人怎么办?孩子都是一起中毒的,我也是他们共同代理人,科长说,其他人让他们去告吧。

我小姨子接过钱点了一下,我问需要签个字吗?科长说不需要,我们孩子中毒的事就这样解决了。

我带着郁闷和纳闷又找到了火腿肠批发部问他们经理,这件事有人来调查过吗?他说没有,我又问,是不是有很多人来告食物中毒的事,他说,是。我问一般都怎么处理,他说,我们就给出个证明,其它都有厂家处理,像双汇在本地都有代表处去负责与政府各个部门的沟通,所以一般人根本就无法能告赢。我懵懵懂懂的好像明白了,政府不是党领导的一伙人吗?党领导制定的法律,对他们一般是没有用的,只要他们需要才有用。

后话:我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多次向共党的各个部门和媒体写信控告,但大多都是石沉大海。

一个朋友对我说,中国食品都有毒,可百姓吃的都很香,人口紧着控制还不断增加,百姓都对共党政府感恩戴德,没有反对和反抗的,有个别不满的也早就被特务陷害和周围愚昧的口水给淹死了。

我仰天长叹,这个国家,民族,怎么这么多的荒谬,百姓怎么那么的懦弱和愚昧,那些黑帮怎么那么心黑手辣,残忍冷酷,国家的利益被出卖,民族文化被摧毁,百姓思想被困在井底任由他们摆布只能看到井口那么大的一块天。

我想到政府常常告诉国民,日本当年屠杀了40万中国人(只是一家之言),可这一根小小的火腿肠毒害死多少人,有人统计吗?

还有其他更多的被黑帮制度保护下的有毒食品,更多的黑帮制度种种原因残害死应该是40万的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