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

大陆法轮大法弟子家属 / 2016年11月18日

我是亿万个法轮大法弟子家属中的一个。从一九九九年法轮大法遭受迫害开始至今,尽管我不是大法弟子,却也经历了被强行带走、被骚扰、被迫流离失所,生活的艰辛和魔炼,使我变得成熟,走过的路让我变得睿智,岁月的沉淀让我变得冷静。我也给大家简单说说我的故事吧!

妻子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拘留过,被劳教过,被传唤过,那时的我每天都活在恐怖的气氛里,给妻子打电话,她几次不接,我就吓得赶紧回家收拾东西,把大法的书籍藏起来。

一次妻子讲真相被非法抓捕,当地几百位法轮大法弟子陪伴我去公安局要个说法,要求他们无条件放妻子回家。人群中都是些陌生的面孔,有的还领着孩子,有的走到我面前对我竖起大拇指说:“你是好样的!”那一刻我感到心里暖暖的,心想大法弟子真的是很伟大,为了我家里的事,都能不顾自身的安危,陪着我到公检法去申诉。记得有个大法弟子对我说:“你别看现在很艰难,但是将来有一天你一定会感觉很荣耀。”我心里说:你快拉倒吧,别忽悠我了,我现在死的心都有了。不是吗?全家的生活、我的工作、孩子、老人……无形的压力,太多的事情都无法面对。自己整夜的失眠、胸疼、上不来气,每当要面对这些警察的时候,我都紧张的要去卫生间,那种紧张,那种恐怖难以描述。

记得一次我在师尊的法像前,默默祈祷:我什么也不要,就要妻子平平安安的回来。

可是,妻子,我还是没要回来。

在这漫长的煎熬中我变得坚强,变得沉稳。当妻子一年后平安的回来后,我却大病一场,但每天都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终于可以踏实的睡个觉了。

经过几个月的调整,我决定回报那些帮助过我的大法弟子,只要是他们找到我,不管多晚,无论寒暑,就连除夕也不例外,我都有求必应。记得有一次和几个律师一路同行,当他们知道我不是大法弟子的时候就问我:“你为了什么?你图什么?你不害怕吗?”我说:“我什么也不为,只为了回报那些帮助过我的人。再有,你们律师为了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为他们辩护,为他们的自由奔走,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希望,你们都不怕,我怕什么?我能为你们服务那是我的荣幸。”话语不长但是打动了他们。他们说全国每一个省能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家属,能像你这样的配合我们,那我们可乐坏了。他们送了我一个称号叫:“全国大法弟子家属第一人”。

这一路下来他们不再叫我的名字,而是称呼我为兄弟,每到一处都让我坐在他们的身边。就在那一刻我真的是感觉到了很荣耀。

有一个很知名的律师听说了我的事,还特意说如果有机会一定要见见我,我说我太平常了,这些事,只要是一个有良知的人都能做到。

一次我开车和几个大法弟子去外地,到了以后我就想找个便宜的旅店睡一觉。转了一圈找到一个最便宜的,接待我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智力好像还有点问题,说话也不太流利。当他看到我的时候却笑的特别的灿烂,还告诉我,如果被子薄就给我拿个厚的,还告诉我电视的遥控器就在床头柜上,我笑着说我就想睡一觉。我只睡了两个小时,当我下来的时候他依然笑得很灿烂,告诉我说:“你的车没人动,我给你看着呢!”那一刻我愣住了,心里的那种温暖无法言表。回来的路上我和大家说起这个事,他们说,师父看你太辛苦了,起早贪黑的,你照顾我们,那也得有人照顾你啊。

在我周边有一个很偏远的小村庄,村子里只有一个大法弟子。所以每当他有事的时候都是我主动去帮他,因村子太偏僻了,坐火车一个往返就得一天的时间。他家里很贫困,每次我去他还都要给我拿路费,我每次都拒绝。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一个短信,说有人给我交了五十元的电话费,这时候他就打来电话说他在县里,来买点东西。村子里不能缴电话费,到了县里就给我缴了点电话费。挂断电话,我眼泪下来了……

可能每个人对感动的感悟不一样吧,但是我觉得这份礼物真的是千斤重。

还有一次去外地,我在一个旅游区拍照片,在问路的时候过来一个老大爷,年龄能在八十多岁,脸上透出了几分的精神,聊天的时候他说我们这里有个怪事,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我好奇的问:什么事啊?大爷说,老百姓都在传着看一本书,叫《九评共产党》。我说我看过啊,说得多对啊!这时候围过来好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说:这是法轮功的书,小伙子你可不能信啊!我问:为什么不能信啊?其中一个老人说我:你吃着共产党的,拿着共产党的,还说党坏话,这能对吗?!

我说:“大爷啊,你不工作,哪来的吃的?咱们家里的钱是用咱们自己的双手劳动换来的。别的我不知道,我就知道我要是在家躺一天,就要扣我的工资,绩效扣光,我只知道信良心。”后来就变成我和那个八十来岁的老大爷俩人相互配合讲真相。周围的人听到我们所讲的,不再质疑,反倒点头称是。那个说我吃共产党的老人当时就懵了,愣了……

我要走了,我手里没什么能给那位老大爷的,就拿来一瓶水,很真诚的递给老人,然后带着笑容走了。

那一次让我感觉到我和老大爷配合的那么自然,恰到好处,很舒服。愉悦的心情无以言表。

一次和几个大法弟子去营救被警察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走之前还好好的,在去的路上突然间发起高烧,烧的直打冷战,已经进入昏睡的地步。等到了地方以后感觉好多了。由于极其特殊的原因,看守所四周全部警戒,还没等到我们下车就有警察走过来了,我马上下车,给其他的大法弟子使了一个眼色,就很自然的说你们先走吧,他们有一个想和我一起下车,我瞪了他一眼,他们没有反驳就开车离开了。

几个警察把我围住开始对我进行盘问,我说明来意,有个当官的过来叫人把我拉到一个警车上,说让我在那等着。在车上他们就开始对我进行询问,当时的气氛很紧张,仿佛空气都凝固了。过了好半天那人回来了,说我找的人不在这里。我勉强的装着镇定,和他们争辩着,那人态度很坚持,说告诉你找的人不在这里就是不在这里,你走吧!我只好离开了。

由于那里地处偏僻,根本就没有车,只能走路。走出一段路以后我发现后边很远的地方有一辆车不紧不慢的跟着我。我立即电话联系其他学员,让他们赶快离开这里,什么事先由我一个人顶着。

走了半个多小时才看到了公交车站。我走进一个大型商场,转来转去,又在卫生间待了半天。感觉没事了,才一个人离开。后来发现由于当时太紧张了,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身上的肌肉都酸疼。

到家以后和妻子聊起当天的经历,我说等到将来圆满的时候回到自己的世界,如果你的众生问起你人世间的经历,我猜想你说不出多少,但是我说个三天三夜都不带重样的。

有一回也是和一个大法弟子出去,由于回来的时间很晚,他就说谢谢你,你辛苦了。我只说了一句话:“我愿意用我这辈子所有的辛苦换来你们的平平安安,这是我的真心话!”

这么多年来有过恐惧,有过心酸,多少次面对危险的时候都想,就这一回,下次不再帮她们了。但是带给我更多的是大法弟子的感动。

写出我的故事,只是想能让更多的大法弟子家人也能像我一样,能站出来,伸出援手:他们太需要我们的支持了!其实我也不知道将来还要走多久,也不知道还要面对多少的艰难险阻,但是我会一直走下去。人一辈子不长,好好的把握自己,别再麻木,别再冷漠,让我们一起迎接自由的明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