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封网始于建网 翻墙抗争从未间断

大纪元 / 2017年8月1日

最近,中共对网络管控越来越严。不仅停掉网民经常使用的Green VPN,还声称要清理各类翻墙软件,连付费版的VPN也出现被禁止的现象,而大陆许多涉外酒店和外企更是横遭网络管制。外商忧虑经营受损,网民担心中共采取对待新疆那样的极端手法——断网来迫使民众屈服。

其实,中共的封网不是最近开始的,早在连接世界互联网的初期,中共就已经着手建墙。

1987年9月14日晚,中共兵器工业计算机应用技术研究所向德国发出第一封电子邮件,让中国正式与世界互联网连通。但是从有互联网开始,封网就成了中共的目标之一。“可以说美国人发明了互联网,中国人发明了封网”,网络杂志《大参考》主编李洪宽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如是说。

要追溯起中共封网的历史,李洪宽介绍了自己在1996年,为了突破中共防火墙,向大陆网民传递外界信息而创办《大参考》的事情。把中国封锁网站的优秀文摘做成电子小报,以邮件方式发送给大陆民众。但因为中共防火墙的建立,《大参考》最后以失败告终。

那么,中共既然决定连通世界互联网,为什么它要如此迅速地建墙呢?

旅德中国问题专家仲维光告诉大纪元,这是中共一党专制的集权特质决定的,更是因为中共的政权统治是建立在恐怖和谎言的基础上。“害怕言论、信息自由,害怕人们获得任何问题的真相。”天津发生的迫害怕北京知道,北京东城的消息怕传到西城,这家的事情怕邻居知道。“因为人们知道真相后,反对他们的就会越来越多。所以中共要把每个人孤立在每个人的小圈子中,甚至动用军队、警察镇压个体。”

而中共的封网有着渊源的历史根源,仲维光介绍说,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中共扣押外来信件、盘查入境人员、封锁边界消息、阻止海外刊物入境等,这些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只是网络时代,中共控制起来,不像封锁信件那么容易,但是从来没有放松过各种控制审查,就如80年代后,对卫星电视、无线电通信、短波广播的封锁一样,从未停止。

2017年6月1日,中共实施《网络安全法》,禁止互联网用户发表范围广泛的信息,其中包括所谓的损害国家声誉、扰乱经济或社会秩序、或意图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信息。

7月10日,彭博社报导,中共监管部门已通知电讯商,到2018年2月1日前截断个人用户对VPN的接入。公司用户要使用,则要申请专线。

7月17日,中共公安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立即清理各类翻墙软件,更点名自由门、无界浏览、蓝灯(Lantern)、赛风(Psiphon)、四维、影唆等翻墙软件。

“信息的流通,让人们知道中共的真面目,还能促使民众互相交流,所以中共就把封锁信息、网络当作巩固统治的任务。但是有道高一丈,魔高一尺的时候。真实的东西、真理它是遮不住的。”仲维光说。

事实上中共的确挡不住。在行政命令和法规上,中共不断出台控制网络的办法,从开始对图片、视频、微信的封锁,到对动态域名的封锁,“尤其是零四年,中共推出过滤网络地址的技术措施。设置一些词,如果你用谷歌搜了,就再也使用不了谷歌。在高校多有发生,因为校园网是共享IP地址的,有一个人搜索敏感词,就都连不上。”动态网公司总裁比尔.夏(Bill Xia)介绍说。

动态网是一批专门关注中共网络封锁的技术人才组建的,他们于2002年创设的翻墙软件“自由门”和“无界”,一直被大陆很多网友广泛使用。就在现今VPN被封掉的情况下,自由门和无界仍能为寻找真实讯息、了解海外声音的中国人提供可靠的服务。

但是专门针对网络封锁而开发的自由门和无界,“一直在不断升级,使用业界最强的加密方式,可以让软体永远不会被封锁”。

Bill告诉大纪元,VPN由于是公开的协议,中共很熟悉他们的网络特征,再加上没有开发成本,一直也没有更新,所以“一个法规就把这些都禁止掉了”;而商用的专门线路,现在中共强迫用户登记,“登记又很麻烦,包括涉外旅店,怎么登记、需要什么程序,哪个单位企业能用,实施过程要有哪些调整的地方等等,是一件很费力的事情,并且中共可以随时切断。”

自由门和无界却有超越VPN的优势。Bill曾强调:“我们软件在不断地更新,保证不被封锁,又加上使用最强加密方式,让民众使用起来很安全。而中共很多年前就已经没有办法去查是谁在翻墙,或者要约去谈话等这些事情。”

2015年9月,自由亚洲电台采访翻墙问答电子书作者李建军,询问自由门、无界使用效果时,李建军曾说“当局在7.55(自由门版本)推出不久,就全力在防火墙技术设定上封杀7.55版,但这亦令7.38版等较旧的版本成功翻墙。如果你发现最新版的自由门翻墙失败,可以尝试个别旧版来翻墙,说不定有意外收获。”

另外,Bill还提到一点,中共的技术升级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不仅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从开发到应用还需要较长周期的测试,同时还要担负其中的风险。“运作任何一个工程,都会有风险在里面。比如2002年中共用匿名做劫持,本来要封minghui.org(明慧网站),或者falundafa.org(法轮大法网站),结果新浪网也被劫持了,网民上不去了”Bill说,“再有2004年,中共把所有的域名都给劫持了,却连到了我们动态服务器上,全国的网都用不了了。”

Bill表示,中共要想违背互联网自由开放的规律来运作网络封锁系统,中间的费用和风险是巨大的,“它要违反规律做事情,要投入的必然是一个完全不对称的人力物力,而我们只需要很少的人力物力就能对抗他们。”

就现今世界互联网来看,只有中国、伊朗、土库曼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执行了网络封锁。不过最近,俄罗斯在7月21日通过了一项法案,以担心极端主义资料传播为由,禁止提供及使用虚拟专用网络等代理服务,引发了五千人的上街游行抗议活动。

据自由亚洲电台25日报导,抗议者们在游行中呼喊著:“我们禁止禁止我们!”、“自由的网络、自由的国家” 、“随时随地的言论自由、还互联网自由”、“我们吓不倒、网络封不住!”等,还举出各种标语:“俄罗斯网络监管滚开!”、“俄罗斯的互联网封不住!”、“别碰我们的互联网!”、“宪法第29条第五款:保证大众传媒自由,禁止封锁管制!”等。

仲维光分析说,“在任何国家,对于自由信息的审查都会引起反弹,即使在残存共产党影响的国家。他们想在舆论上采取更严厉的措施,已经不可能了。不过也能看出一党专制是最坏的国家,因为在多个党派的国家,民众就有可能和专制势力、制造谎言的东西斗争。”

只是,仲维光先生认为,中共未来在其覆灭的时候,可能会采取断网这一杀手锏,不过只能是控制到几乎断网。他表示,中共迫使网络提供者、软件提供者使用过滤器,强加控制,而在最后的时刻,采取断网,是中共的本性,就像“邓小平,杀20万,换20年稳定,中共在感到寿命威胁时,会采取”;但是断网手段也是双刃剑,因为“当民众看到其邪恶时,必会引起更大的反弹,造成中共的彻底垮台。中共采取断网的时候,就是断它自己的气的时候。”

对于未来,中国是否会断网,Bill认为中共无法在全国范围内操作,只是可能在局部、短时间的出现。现在的社会运作和经济运作都要用网络,尤其对很多外企,断网将造成很大影响。“中共一直都想封VPN,但是没有完全封住,是因为它无法区分哪些是特有的网站,哪些是企业。稍微一加严,商业用户就会受到巨大影响,毕竟整个经济运作基于互联网。像发生在新疆的、不发达地区、对网络依赖性小的地区,甚至切掉手机网络有可能。但是大范围、长时间的不可能。”